您的位置: 首页 >信息公开>业务工作>统战艺苑>详细内容
索引号: 058-20191230-00085884 发布机构:
发文日期: 2018-11-27 主题分类: 统战艺苑
关键词:

千古一叹孟姜情

来源:民建 余晓英 发布时间:2018-11-27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年少时如一只不受约束的小马驹,一点点的诱惑便魂不守舍了。那时候,邻村的剧院老有剧团来演出,只要有来,我总要偷偷去看上几场。记忆最深的,当是那出《孟姜女》了,年少美丽的孟姜女在丫鬟的陪伴下前往后花园玩耍,不期从树上掉下一位翩翩公子来,砸得孟姜女芳心初动。一个是玉树临风的少公子,一个是青春美貌的俏佳人,一番戏逗后,两人便互生爱慕之心,遂定下终身之约,结为夫妻。但他们却没有逃过“情深不寿”这道魔咒,新婚三天便被秦朝的官兵给生生拆散了,从此天涯咫尺,生死不见。每看到此处时,我便忍不住为这一对苦情人儿鞠一捧泪水。

几年前,我曾去过澧水河畔的嘉山。传说这里便是孟姜女的出生地,也就是发生那个凄婉爱情故事的地方。遗憾的是,那次去的不是时候,我在林中兜兜转转,并没有见到孟姜女洗澡的那口池塘,树应当是有的,但找来找去,也没有找到那棵应当亭亭如盖、临风摇摆的玉树。那里仅有一座香火暗淡的姜女娘娘庙和一个近乎倾颓的石屋——望夫台。望夫台当然不是孟姜女当年眼泪巴巴盼望夫君归来的那块石台,那块石台最终去了书本里。庙门前有一块平地,春天的时候,会有很多人来这儿放风筝,也有一些卖香腊和背木箱的人来这里算命打卦凑热闹,但似乎没有什么人去理会他们。这里空旷,风不大不小,风筝想放多高就放多高,跟人心一样不受约束,谁还会想到那段已经埋沉在时间里的爱情故事?我去的时候正是深秋,山上没有一个人,只有满目凋敝和嶙嶙枯木。山谷中不时传来鸟的鸣叫声,那声音回荡在山涧,一声一声凄凉无比,它是在呼唤自己的伴侣吧?站在山顶上,望着倾颓的望夫台,想着那对深深相爱的情侣,最终却因秦皇暴政,一个魂断城墙,一个葬身大海,本该美好的故事被涂上一抹悲壮的血影,一种压抑感便如满目秋色一样重重地笼罩了我。

秋风飒飒,草木萧萧。传说中的孟姜女当年千里寻夫时,应当也是在这样一个日子里出发的。出发前,她应该没有想到,她的夫君——范喜良早已在野蛮的皮鞭之下,葬身于万千垒石之中了。她应当是抱着无边的希望和憧憬去长城寻夫的。她包着头巾,背着包裹,包裹里装着她为范郎缝制的衣衫和鞋子……她坐上了去西北方向的船。那是一艘小船,小船摇晃在江中,如一片没有归处的落叶。没有夫君相伴的她,又何尝不是那片随水漂流的落叶?深秋的江水已经很冷了,南飞的大雁也早已杳无踪迹,整个世界都是空荡的,没有来路,亦没有去路。孟姜女站在船头,望着茫茫江水,一股凄然之色悄然跳上她的眉心,山长水阔,她何日才能见到范郎,范郎此刻又在长城的哪个地方?

千万次的呼唤,回应她的除了怒吼的江风和滔滔的江水,就只有空茫渺然的山谷回音。那么,继续往前行吧。长城再长,也终究长不过人的脚步。即使走遍整个中国,也一定要找到夫君。

就这样,孟姜女抱着坚定不移的信心,随着江水一路漂流到长城脚下。此时的秦朝,大抵已是怨声载道、民不聊生,在秦皇的暴政下,初兴的王朝已根基动摇、大厦不稳,只等佞臣们轻轻一晃,便会山河倾覆、王朝更迭。但这些与她孟姜女的没有关系,她只希望早日找到范喜良,然后携手归家,在那片美丽的土地上,你耕我织,做一对平平淡淡的恩爱夫妻。

但是,长城的景象让她的心瞬间跌进冰谷。那是怎样一副凄惨的景象啊!一群群蓬头垢面的人在声声长鞭下负重而行,哀嚎声、呻吟声不绝于耳。不断有人栽倒在地,握着长鞭的秦人便大声吆喝,像是吆喝不听使唤的牲口。有些人挣扎着爬起来继续前行,有些却再也爬不起来。堆砌的石头浸满了修筑者的血和泪......

她跌跌撞撞地朝长城奔去,草刮破了她的裙子,风吹散了她的头发。她像风一样扑向那些人,大声问:范郎呢?

没有人回答她。那些人已然死去,他们的生命已经消融在了长城的骨架里,他们的躯壳有一天也会倒下,成为长城骨架的一部分。孟姜女不甘心,她继续在风中追问。后来终于有人告诉她,范喜良早已累死在长城边,他的躯体就埋在万千垒石下......

北风怒吼,江水拍岸,所有的希望飞灰湮灭,孟姜女怒视苍天放声恸哭。当我思绪的脚步沿着故事脉络来到白骨堆砌的万里长城时,这里正是风雪肆虐、草木凋敝的北国景象。一截长城坍塌一边,层层白骨堆积如山,触目惊心。孟姜女跪在风雪中,破指滴血、长歌当哭,粼粼白骨上开满了血之花……

孟姜女用滴血认亲的办法,找到了范喜良的尸骨。她将尸骨一根根从残砖乱块中拣出来,背在身上,一步一哭,朝家乡的方向走去。

如果孟姜女就这样回家了,这个故事也就不那么动人了。《廊桥遗梦》中,如果弗朗西斯卡答应与情人罗伯特.金凯私奔,也就不会有世纪经典之作了。所以,当孟姜女背着范喜良的骨殖一步一步走到山海关时,早已觊觎美色的秦始皇派人追过来了。他挡住了孟姜女生的路线。

秦始皇雄霸六国,无论地位还是权利,都足以让世人甘愿俯首。这样的极权人物,只要一声令下,多少女子前赴后继,谋得圣眷优渥,从此鲜衣怒马、极尽人间荣华富贵。但是,他却低估了孟姜女对范喜良的感情,或者低估了民间爱情的力量。他派人将孟姜女堵在海边,宣读将她纳入后宫的圣旨。那是一道有如天命般的圣旨,多少人望而生畏,但是千里寻夫的孟姜女,内心早已坚如磐石,又岂能屈服于暴君的皇权之下?

爱已长眠,前路被堵死,为保全自己,保全对夫君完整的爱,孟姜女凄然一笑,纵身跳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海。

要有怎样的坚定,才会为爱纵身一跳?纵观文海,罗密欧与朱丽叶、祝英台与梁山伯、刘兰芝与焦仲卿,无一不是生死相恋的典范,他们为爱而生为爱而死,活得自我又活得悲壮,他们活成了世界上最经典的爱情范本,但有谁知道,他们的内心也曾铺满了春花秋月?据说孟姜女这一跳,让一代霸君秦始皇也为之柔肠一动。

孟姜女的这一跳,不仅衬托了秦王朝的暴戾恣睢,为华夏五千年的文化添上凄婉艳丽的一笔,也为那个时代的女子树立了一尊不屈的典范,后经过时间的打磨和润色,又成了澧水流域一块千年不朽的文化丰碑。 

“烈女何年失所天? 哀号矢死未亡前。 声声彻骨城倾堵, 点点伤心地涌泉(明.李如圭)。”嘉山的秋色是沉重的,它的沉重贯穿着整个澧水文化乃至华夏文化。当我站在嘉山山顶,看着姜女娘娘庙,再一次回想当年看戏的场景时,竟有一股沧海桑田的时空之感。是的,当年如马驹般的小女孩早已褪去了青涩,变得沉稳持重,再不会轻易为某个故事流泪了,但是,戏台上的那个故事一直都在心里,凄凉、柔美,如嘉山的草木生长不息,如嘉山的傩韵千转百回......


分享到:
【打印正文】